来自 养生 2019-03-25 12:03 的文章

跟习大大出访(5):如何请到习大大彭麻麻来做客?

  人民网11月19日电(杜小杜) 人民日报微信公众账号今日关注“如何请到习大大彭麻麻来做客”。全文如下:

 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,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、必有回响?

  今年5月,塔斯马尼亚州的16个小学生用稚嫩的汉字给习大大写信。没想到,梦想成真,收到了回信,还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。

 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

  早上去,晚上走。18号一天,留给了霍巴特。

  霍巴特是谁?它在哪?不是首都,也不是经济文化中心,在很多国人眼中,它名气小到甚至很难和那些大腕级的城市们一起愉快玩耍。

  但是,历史性的一天到来了。18号,霍巴特三个字,以高铁般的速度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,在世界上想必也有了新的名号。

  因为,习大大去了那。为“情”,为“理”。

  情一老一少,两次邀请

 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,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、必有回响?塔斯马尼亚州小学生的信,肯定是一篇“范文”。

  5月,听说习主席要访澳,16个学生用稚嫩的句子,描绘了塔州的独特物产和美丽风光。习大大在17号的演讲中,一讲到这,语调都温柔了:“(信中)特别提到了塔胡恩空中栈道、大峡谷,当然还有‘塔斯马尼亚恶魔’,如果去大峡谷呢就可以捡到美丽的孔雀羽毛。这让我充满了好奇。”

  范文是怎样写成的?

  汉字的信,16封,每封差不太多。(自寻亮点…)

  英语的信,不仅有孩子们的照片,还设计了五花八门的访问路线,全是孩子们爱玩的地方。

  孩子们满心欢喜地寄了出去。没想到,梦想成真了。收到了回信,也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。

  这是不是他们俩一起的签名首次亮相?

  爱学汉语,爱中华文化,憧憬去中国,期盼多一些中澳交流——你说,这样的孩子不鼓励,怎么行?

  18号上午,在州督府草坪上,他们和习大大彭阿姨一起聊天,一起种下一棵玉兰树苗。孩子们送上珍贵的礼物:一只穿着校服的可爱泰迪熊。

  习大大发出邀请:希望你们到中国去,去访问、去学习。以后,还可以继续书信联系,把你们的好消息告诉我,一同分享。

  多数孩子还收敛着自己的兴奋,等习大大夫妇一转身,他们马上唧唧咋咋闹成一团,用夸张的表情连连评价习大大彭阿姨:

  “lovely”!

  孩子们在信中的描绘,令人神往,可真要去大峡谷捡孔雀羽毛?太奢侈了!热情的塔州人民想了办法,把“塔斯马尼亚恶魔”(袋獾)请到了草坪上。

  在塔州人民眼中,它像大熊猫一样珍贵。一只出生不久的“小恶魔”被递到了彭阿姨手中。

  习大大问:怎么抱?

  彭阿姨轻声说:像抱婴儿一样。

  习大大对澳方说:你们养育了一群可爱的“小魔鬼”。

  告别孩子们,再来叙一段旧情。

  2001年,塔州州长培根去了福建。习大大和他一道签署了福建省与塔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20周年联合声明。

  当时,他邀请习大大访问塔州,习大大答应了。

  一晃十几年过去,培根英年早逝,但习大大念念不忘这位老朋友,忘不了对他的承诺。

  这次来,习大大专门请来培根的家人,一道叙叙旧。

  真是叹服大大的记忆力,他还记得培根最爱的那首歌《鼓浪屿之波》。

  再也没有比这更完美的故事情节了(是事实):遗孀哈妮是澳中友协会员;长子马克是澳中工商理事会塔州分会主席;次子斯科特是工党议员,看起来和中国没啥关系,但他有“战略规划”:把7个月大的女儿带到现场,并告诉习大大“今后我们要带她去中国”。

  一起看照片,相互送礼物。屋子里的温馨哦,估计至今余味绕梁。

  刚才说到了和福建友好省州的事,地方交往早,让民意基础根深叶茂。

  还记得下飞机时,一群快乐的孩子们成了机场的抢镜小明星。习大大夫妇一出机舱门,他们不禁欢呼起来,使劲挥舞国旗,每个人跳啊乐啊。

  这会儿,见完培根家人后,代州督布洛、州长霍奇曼,干脆把几乎所有的副州长、部长都叫到了现场(今天是给州政府放了假吗?)逐一向习大大介绍“班子成员”。

  会见前,房间里的椅子不够用,只能临时从别的房间往这搬。